三生石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
吴越山川寻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最近听到林俊杰一首很不错的《江南》,那句“缘分写在三生石上面”,让我想起三生石这个传说。这个故事是苏东坡写的。

僧圆泽传

洛师惠林寺,故光禄卿李登居第。禄山陷东都,登以居守死之。
子源,少时以贵游子,豪侈善歌闻于时,及登死,悲愤自誓,不仕、不娶、不食肉,居寺中五十余年。
寺有僧圆泽,富而知音,源与之游,甚密,促膝交语竟日,人莫能测。
一日相约游青城峨嵋山,源欲自荆州沂峡,泽欲取长安斜谷路,源不可,曰:“行止固不由人。"遂自荆州路。
舟次南浦,见妇人锦裆负瓮而汲者,泽望而泣:“吾不欲由此者,为是也。”
源惊问之,泽曰:“妇人姓王氏,吾当为之子,孕三岁矣!吾不来,故不得乳。今既见,无可逃者,公当以符咒助我速生。三日浴儿时,愿公临我,以笑为信。后十三年,中秋月夜,杭州天竺寺外,当与公相见。”
源悲悔,而为具沐浴易服,至暮,泽亡而妇乳。三日往视之,儿见源果笑,具以告王氏,出家财,葬泽山下。 遂不果行,反寺中,问其徒,则既有治命矣!
三生石
后十三年,自洛适吴,赴其约。至约所,闻葛洪川畔,有牧童,扣牛角而歌之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莫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呼问:“泽公健否?”

答曰:“李公真信士.然俗缘未尽,慎勿相近,惟勤修不堕,乃复相见。"又歌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己遍,却回烟棹上瞿塘。”

遂去不知所之。

后三年,李德裕奏源忠臣子,笃孝。拜谏议大夫,不就。竟死寺中,年八十。

 

文言虽不难懂,现代人已经很少能字字明白了,林清玄的翻译很不错:

它的大意是说,富家子弟李源,因为父亲在变乱中死去而体悟人生无常,发誓不做官、不娶妻、不吃肉食,把自己的家捐献出来改建惠林寺,并住在寺里修行。
寺里的住持圆泽禅师,很会经营寺产,而且很懂音乐,李源和他成了要好的朋友,常常坐着谈心,一谈就是一整天,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有一天,他们相约共游四川的青城山和峨嵋山,李源想走水路从湖北沿江而上,圆泽却主张由陆路取道长安斜谷入川。李源不同意。圆泽只好依他,感叹地说:“一个人的命运真是由不得自己呀!”
于是一起走水路,到了南浦,船靠在岸边,看到一个穿花缎衣裤的妇人正到河边取水,圆泽看着就流下了泪来,对李源说:“我不愿意走水路就是怕见到她呀!"李源吃惊地问他原因,他说:“她姓王,我注定要做她的儿子,因为我不肯来,所以她怀孕了三年还生不下来,现在既然遇到了,就不能再逃避。现在请你用符咒帮我速去投生,三天以后洗澡的时候,请你来王家看我,我以一笑作为证明。十三年后的中秋夜,你来杭州的天竺寺外,我一定来和你见面。”
李源一方面悲痛后悔,一方面为他洗澡更衣,到黄昏的时候,圆泽就死了,河边看见的妇人也随之生产了。
三天以后李源去看婴儿,婴儿见到李源果真微笑,李源便把一切告诉王氏,王家便拿钱把圆泽埋葬在山下。
李源再也没有心思去游山,就回到惠林寺,寺里的徒弟才说出圆泽早就写好了遗书。
十三年后,李源从洛阳到杭州西湖天竺寺,去赴圆泽的约会,到寺外忽然听到葛洪川畔传来牧童拍着牛角的歌声:
我是过了三世的昔人的魂魄,
赏月吟风的往事早已过去了;
惭愧让你跑这么远来探访我,
我的身体虽变了心性却长在。 李源听了,知道是旧人,忍不住问道:
"泽公,你还好吗?”
牧童说:“李公真守信约,可惜我的俗缘未了,不能和你再亲近,我们只有努力修行不堕落,将来还有会面的日子。"随即又唱了一首歌:
身前身后的事情非常渺茫,
想说出因缘又怕心情忧伤;
吴越的山川我已经走遍了,
再把船头掉转到瞿塘去吧!
牧童掉头而去,从此不知道他往哪里去了。
再过三年,大臣李德裕启奏皇上,推荐李源是忠臣的儿子又很孝顺,请给予官职。于是皇帝封李源为谏议大夫,但这时的李源早已彻悟,看破了世情,不肯就职,后来在寺里死去,活到八十岁。

是否真的有天堂和地狱,轮回转世?你相信生命永恒、真性不朽吗?在人生的尽头,有我的彼岸吗?

贴一篇《heat》的介绍

本来想写一篇关于战争题材的文章,不过一时没法展开,偷懒贴一篇介绍。《heat》是我很喜欢的一部影片,同样是Michael Mann的片子,:),三个男主演太强了!还有那个抢完银行的枪战,经典极了!

【原 片 名】Heat
【中 文 名】盗火线
【出品公司】华纳兄弟 WarnerBros
【出品年代】1995
【MPAA级别】R 级
【IMDB链接】http://us.imdb.com/title/tt0113277/
【IMDB评分】7.8/10 (33,325 votes)
【国  家】美国
【类  别】犯罪/剧情/动作
【导  演】米歇尔·蔓恩 Michael Mann
【主  演】罗伯特·德尼罗 Robert De Niro
      阿尔·帕仙诺 Al Pacino
      方·基默 Val Kilmer
      阿什莉·贾德 Ashley Judd

《盗火线》是好莱坞著名动作导演麦克尔.曼的代表作之一,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讲述了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主 演:
阿尔·帕西诺 Al Pacino
罗伯特·德尼罗 Robert De Niro

  以尼尔为首的四名金钱大盗在中间人指定的时间地点为某证券公司老板罗杰抢回了属于他自己的债券,因为这样以来罗杰就可以骗取巨额保险金。事发后雷厉风行的探长云信马上展开了事无巨细的调查。罗杰在尼尔等人为他抢回债权之后不但没有支付酬金反而雇用杀手反戈相击,幸亏尼尔等人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才逃过一劫。尼尔发誓必杀罗杰。尼尔等人又准备抢劫银行,可是这一切已在探长云信的监视之下。聪明机警的尼尔巧妙地摆脱了警方的盯梢,最终成功地抢劫了银行,只是在抢劫过程中损失了两员大将。最后尼尔找到罗杰杀死了他。尼尔在逃离之前为了替死去的兄弟报仇又冒着被捕的危险潜入饭店追杀叛徒荣谷。他如愿以偿杀死了荣谷,可最终也在逃亡的路上命丧探长枪下。

  这个故事听起来庸俗不堪,因为如法炮制的警匪片不胜枚举,不要说在好莱坞,单就港片而言也是一抓一大把。不过做菜的原料虽然大同小异,可是经过不同厨师之手,成品可就大不一样,谁是泛泛之辈谁是美食天王立见分晓。

  麦克尔.曼就是个中高手。

  《盗火线》就是极品警匪片。

  事实上《盗火线》是伪装在警匪枪战外衣之下的城市写真,这也是导演麦克尔.曼所一贯坚持的作风:写人、写情感。影片一开始就是夜景,火车寂寞地开出来,华灯闪烁,登时就让人明了这是一个如斯辉煌却又分外寂寞的暗夜都市。在影片的延续过程中也经常出现剧中角色站在阳台上看到的星火点点的夜色。主人公尼尔有一句台词说:在斐济有一种可以发光的海藻,每年只浮出海面一次。当时尼尔正和刚认识的女友伊荻站在楼顶俯瞰这座城市,千万不要以为他所说的话仅仅是为了赢取芳心,更多流露的是来自内心的荒芜与寂寞。城市行人内心的荒芜与寂寞最终都会幻化成一丝梦幻般的向往,比如遥远海上闪亮的海藻。尼尔是个稳重老练意志坚决的职业大贼,他行事谨慎步步为营,如果抛开他在电影中戏剧化的身份不讲,未尝不可以把他看作是一个为了事业辛劳工作的专业人士。专业人士终日奔波永无宁日,内心的空虚与孤独似乎只有他自己明白。所以导演给他安排了一座K海的大房子,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可以静静地坐在窗边面对碧海喝一点儿酒想一想心事。看着窗外宁静辽阔的海,谁不想告别喧嚣回归安详上Т蠛N薹且彩且桓龌妹伟樟恕?br />
  尼尔老了,他也渴望爱情。他和在图书馆工作的寂寞女人伊荻分享了一夜情缘之后便无法忘怀,所以他最终希望能与她远走高飞。像所有的小说与电影中的情节一样,谁都不能远走高飞。所以最终尼尔死了,死在死寂的旷野。他不知道伊荻还在伤心地等待着他。

  尼尔还是个背负着太多道德责任的老大,他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不讲什么道德义气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出卖与背信弃义,所以他一定要杀死邪恶商人罗杰,所以他一定要宰了歇斯底里的禽兽叛徒荣谷。他本来可以远走高飞,可是兄弟情江湖路拖拽住了他的衣襟,令他无法飞翔,结局必死无疑。商人罗杰代表着尔虞我诈的商业年代,恶魔荣谷代表着没有理性丧事人格的现代社会。尼尔呢?他是被黑夜蒙蔽了眼睛的城市游魂,孤身奋战,无路可逃。

  我们不能忘怀另外一个主人公:探长云信。云信是个猎狗般的老家伙,他闻风而动,不知疲倦,永远都在追逐的路上。他为了正义为了缉凶几乎要遗失了自我,换句话说,他其实已经被残忍与鲜血麻痹了,他无法忘记被害者及其家人的伤痛与绝望,所以在他心里总有个迫切的声音催他上路。这个奔跑追逐的探长不可能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他离过三次婚,最后的婚姻也眼看就要土崩瓦解。正义感步步紧逼,同时惨痛的生活经历也紧紧扼住了他的咽喉,所以他暴躁不安无法平息。他离开妻子回到孤零零乱糟糟的小窝,那一刻电影之外的我真是觉得他凄苦极了。他一定在默默扪心自问:上天我错了吗你为什么要罚我?

  云信与尼尔有过一次类似好朋友般的面谈,他们推心置腹互吐心事。云信说我不能任由你们纵横霸道我终将为你们送葬,尼尔看着云信的眼睛说:我一定等到最后。

  他们的眼神都是分外寂寥的。

  他们活在这个伤心城市,他们被社会赋予了不同的道路,他们无力抗拒,只能各自上路,一条道走到黑。

  电影中,有一个黑人女孩被残忍地杀害了,她的母亲被警察拦在尸体之外很远的地方痛不欲生;有一个假释出狱的黑人小伙子试图努力工作重新作人,可是社会最终还是把他逼上了死路,他满怀希望的妻子只能哽咽无语。

  上帝真有悲悯之心吗?

  电影中,劫匪之一基斯的妻子被警察拘禁变成诱饵,当基斯赶来看见阁楼上的爱人之时,爱人无言,只是含着泪摆了摆手让他赶紧离去,那一刻基斯的神情真是令人伤心欲绝。

  这是爱。

  总之,他们都活在一个很难见到太阳的凄凉城市,这城市每夜灯火灿烂上演一出出现代人的悲剧。警也罢,匪也罢,注定孤独。凄凉城市难以逃脱,只有背水一战,死的死伤的伤,只有星光伴着灯火闪烁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