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幺的故事

很晚才到,打开Sina新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 广东梅州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102人被困井下。据说是生还希望很小,有点震惊。
几个星期以前我还记得是一个叫福胜煤矿的地方发生透水,困在里面的人都没有生还。还记得当时跟室友争论电视台的问题。因为当时正当英国伦敦发生第二次爆炸,不过没有人员伤亡。中央台的新闻频道整天就请专家评论。而我们的一次事故就死了好像是7个人,电视只是一个专访。更多的事故是没有报道。而且很多矿主还会隐瞒死亡人数。也许他们都是有理由的,中国的矿难实在是太多了,死人太”正常”了。也许是中国人太多了,大家都麻木了。
媒体都没有良心啊。
矿工是危险性很高的职业,至少在中国大陆是。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活做,都不会去当矿工,而且这些矿工大多都是家庭的支柱。很难想象这么多家庭在一夜之间失去支柱的那种感觉。
从电脑里面翻出郑智化的那首歌,还是二十年前写的。《老幺的故事》是他的第一张大卖的专辑。我不得不对台湾人表示敬意。这样一张专辑,这样一首主打歌,在大陆别说是卖红,我想根本是不可能有人肯发行的。同样是中国人啊。
 
--付:《老幺的故事》歌词及郑智化的创作感言。是他在自传里面写的,高中时从中青出版社邮购的这本书我很是珍惜,后来朋友借了一直没还,我还记得。这首歌还是很好听的,网上应该有下载。
 
“海山、煤山两次矿变,在我脑海中留下一生无法抹灭的回忆
创作这首歌的原始动机完全出自一种旁观者不明究里的悲天悯
凭着一股狂热,我来到的九份,访问了当地的一些在地人,
企图发掘更多矿变发生后对他们造成伤害的事实。
出乎我意料的,他们对问题的反应不是激动或悲绝;
而是沉淀过的冷静,一种近乎认命的淡然。
亲人的死去,固然令人伤痛,但是对矿工而言那是一种宿命;
而不是都市人用来大肆渲染的社会问题。
第二次造访九份,是个飘着微雨的下午,整座基隆山被白色的
我想起一个阿婆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挖土碳啊!不是死在坑里,就是死在床上,有什么好可怜的
就象歌词的一段:家乡的人被矿坑淹没,失去了生命;
都市的人被欲望淹没,却失去了灵魂。
矿工不一定可怜,可怜的很可能是我们。”
——记于【老么的故事】
黑色的煤渣  白色的雾
阿爸在坑里不断地挖  养活我们这一家
娇纵的老幺  倔强的我
命运是什么我不懂  都市才有我的梦
纠缠的房屋  单纯的心
坑里的宝藏不再有  为何我们不搬走
沉淀的悸动  醉人的酒
阿爸的嘴角喃喃地说  这里才有老朋友
通往坑口的那一条路  不是人生唯一的方向
晨曦中模糊的脚步声  已忘了最后一次的道别
谁说宠坏的孩子不哭  就在悲剧发生的那一瞬间
泪水呐喊换不回  阿爸在淹没的矿坑里面
淹没的矿坑它淹没了我的梦  淹没的矿坑淹没多少笑容
焚烧的纸钱在狂风中乱飞  过去的回忆抹不去的伤痕
矿工的儿子逃离家乡的老幺  万能的神啊教我该如何祷告
在物质文明的现代战场  我得到了一切却失去自己
再多的梦也填不满空虚  真情象煤渣化成了灰烬
家乡的人被矿坑淹没  失去了生命
都市的人被欲望淹没  却失去了灵魂
淹没的矿坑它淹没了我的梦  淹没的矿坑淹没多少笑容
淳朴的脸孔又再一次想起  心灵的归宿何处挡风遮雨
成长的老幺现在我终于知道  逃离的家乡最后归去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老幺的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