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梦想

当我静下心来回顾离开学校的这一年零4个月,唯一的发现就是我发现自己对自己一无所知,不过这句话本身是个悖论。

早上起床,再次思考一个对我来说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中午吃什么。抽屉里面有一袋泡面,是昨天平安夜买回来的两袋中剩下的一袋。圣诞节在家里吃泡面?!脑袋里面飞快的闪过一个词-凄凉,虽然事实上圣诞节和我P也不相干。当我冒着严寒买回所有的菜的时候,有一点后悔,头疼,冷的。

做完饭,吃完饭!打开电脑,发现了新进copy回来的Collateral,迈克尔.曼和汤姆.克鲁斯,sounds good。

简单的说,Vincent靠杀人活着,Max靠一他的Dream活着。

Max开了12年的出租车,很普通,不过他自己不肯承认,他说这只是part time job。他的梦想是建立一个自己的豪华车出租的公司,而且一直在攒钱和做准备,甚至驾驶室里放者很多豪华车的资料,在开车的间隙会拿出来查看。我想,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4000多个洛杉基出租车司机中的一个,他是很出色的,他能准确的估算出顾客到达目的地的所需时间,而且很准确,他很有原则,不会为了多赚几块钱而选一条很堵的路。

Vincent给我第一印象是很cool,其实是汤哥很cool,胡子拉擦,一头花白头发的汤哥还是第一次见。应该说他是一个很不错的职业杀手,心狠手辣,临危不乱。杀那个胖子时,尸体从窗户掉下来应该是个意外,而且正好砸在Max的车顶上。Max扔掉了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手提箱以后,他又非常冷静的让Max去拿回最后两个人的名单;再后来在那个舞厅的一段更是把这个杀手能力很清楚的表现出来。他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完成他的Job,杀光名单上的人,他视人命如草芥,他不在乎多杀几个人,一切都是Job。

Vincent有他自己的哲学。这个哲学就是,我们都很渺小,一切都是生存。他告诉Max有个人死在洛杉基的地铁上,好几个小时都没有人发现。当Max问他为什么要杀掉那个警察芬利时,他说,Who the fuck is Fanning?他完全不记得刚刚杀掉的人。在他眼里,没有带感情色彩的Reason,只有中性的why。他说宇宙是由百万个千亿星辰组成的星云,我们只是其中一个瞬间的一粒灰尘)a speck on one in a blink)。警察,他自己还有Max都一样,没有人会在意。Max跟他想的不一样,他会反问Vincent,当一个人用枪指着你的头让你说话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其实是明知故问。Max眼中的人都是有思想,有亲人,父母、孩子的人,他们和自己一样在思考,并由自己的思想控制自己的行动。不过还轮不到Max来教Vincent,Vincent接下来说的话改变了Max和Annie的命运,也改变了Vincent自己的命运。Someday? Someday my dream will come?这是Vincent反问Max的,One night you’ll wake up and you’ll discover it never happened. It’s all turned around on you. It never will. Suddenly you are old. …being hypnotized by daytime TV. Or that girl. You can’t even call that girl.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还有最后一句:What the fuck are you still doing driving a cab? Max的回答是:Because I never straightened up and looked at it, you know? I tried to gamble my way out from under, but that was just a born-to-lose deal.至少我从Max的身上看到了我自己。Max猛然醒悟了,I could’ve done it, anytime I wanted to. 他决定从现在开始,他闯过红灯,加速驾驶,故意将车撞翻在路边来摆脱Vincent。后面的故事,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了,至少对我来说。在地铁上追杀那段,很不错。最后Vincent中弹,坐在地铁车中死去,不知道要过多久才会被发现。

Vincent不相信梦想这回事,他只凭直觉还有他的reason活着。或许生活从来没有给过他希望,是否他从来都没有梦想过,还是他的梦想可能在无数次的绝望中死掉了,不得而知。Max似乎一直都相信有梦想,但是其实一直以来仅仅只是停留在梦想阶段。很多人都是Max,无法真正面对自己的梦想,躲在各种各样的借口和惰性之后,让灵魂被重复着的daily life麻痹。

或许,我现在应该砸掉我的电脑,然后干点…有关梦想的事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