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to delete folder that always says “Access is denied”

I met this before on Windows XP and Windows 2003 server recently. It is sometimes very annoying if you don’t know how to resolve this. It is not security issue, because if you right click on the directory and select Property, you won’t see Security tab at all! You cannot delete, rename or change anything against it. Even if you run checkdsk, you won’t find any error.

The root cause is some background process is accessing this folder or holding a handle of it. So something you can just restart your computer and it goes away. If restart doesn’t help. You can consider

1. Use process monitor to find out which process is accessing it, kill it and delete

2. Or you will find explorer.exe is accessing it, what to do now?! Just kill the explorer process in Task Manager. Your desktop will be gone now. Please open the Task Manager by Ctrl+Alt+Del if it is closed, click on the New Task button, type CMD, delete the directory in CMD window will work. Then you can type explorer in CMD window to restore your desktop.

Hope this will be caught by Bing or Google and help.

Good luck!

Advertisements

夜正深,路正长

Hopenhagen 没有Hope。有人说全球变暖是一个谎言,是啊,为什么全球变暖了,我的农民大哥还冻死在桥下。酒肉臭,冻死骨。所有的历史都是曾是现代史。那么杜甫应该是现代诗人了吧。

“正儿八经工资才三千多,每个月报销都有好几千呢!什么电话费,报纸费,打的费,营养费。。。”。挤得不能再挤的地铁里经常听到类似的谈话。

深夜在南方周末头版密密麻麻的文字里面,赫然看到刺目的四个字:湖北枝江。人对于自己的家乡是很敏感的。记得上两次家里上新闻,一次是所在的镇派出所被评为全国最差五百强,另一次是地下六合彩致人家破人亡。湖北枝江,明代以前是曾经的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淼之处。倚靠着长江,沃土百里,怎么也排不上穷地方的名。杨元元按年龄看比我高一届,98年从枝江一中毕业的。校友。同在一个学校读书两年,当然我们互不相识。现在她死了,我认识她了。忘记是谁说的,也忘记了原话。对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试图去理解它。永远没有人知道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所有的表达并不能使这个事情清楚哪怕一点,所有的表达唯一的意义在于暴露了表达者的立场,已经众多表达者立场的恐怖电影般的离奇惊悚。

水木社区,天涯,强国论坛。

“湖北人,可真是九头鸟,算盘打的精到家,在学校蹭饭,可以享受学生伙食补贴,蹭住宿,可以不交水电气费。有这种变态的妈如影相随,心理不出毛病才奇怪!有钱故意不还3000元贷款,说是拿到毕业证也没多大用,宁可买6、7000元的笔记本电脑。这可是她弟弟亲口说的!去天涯看完真相,你再愤怒吧!” --表达了在一个对社会公平失衡的愤怒人心中,社会的绝对平等是多么的重要

“省省吧,狗屁孝女,如果是孝女会做出这种事?无非是一个长期由母亲照料的病人,如果不是其母亲的照料,估计早就死了”--表达了一个孝子/女道德制高点,在那里可以俯视芸芸众生

“通过杨元元这个事件,在网民面前,武大无疑是一座巍巍屹立的高山,上海海事大学连狗屎的不如。尽管他们用这规定那义务来狡辩!” --和作者一样,我们都需要一块牌子,其实我的母校在五大不远处几十公里,也沾点光

“事情被杨元元博士弟弟和博士表妹闹大以后,有杨家乡网友暴料,404厂给了杨家一套二室一厅的住房,根本不存在拆迁问题,杨顺顺对此不敢否认。” --这绝对是一个阴谋,在这个燃烧弹抵抗不了拆迁队的时代,每一个人都难免是阴谋论者

“一个共产党员,就这么走了,,,,,, ”--多么廉洁啊,我们都有同感

你家杨元元要是死在中国银行门口,中国银行更有钱,是不是该赔200万?以后自杀的记住了,千万去银行死,先跟保安吵一架,就说被银行逼死的。 --在几十万字的文字的海洋里面,此君就盯上了杨家索赔的那35万,肯定跟我一样,农村的,没见过多少钱。

“这家伙7年也没找到个对象啊”

“一家占便宜占习惯的人
突然有天不让占便宜了
崩溃了”

有天突然发现没便宜可占绝望了
【 在 baoai (包包)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非常爱占便宜的人不会自杀的

☆─────────────────────────────────────☆
   jokegg (粥客) 于  (Thu Dec 17 09:49:15 2009)  提到:

她妈那鸟样的还交保护费
如果真有人要
估计她女儿武大就自杀了
【 在 afredchb (SWAT)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学校 要交的保护费要多 而且你想降价都不行 因为一个学校好几个同行 你降价
: 别人不答应

  。。。。。。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共产党宣言》

最后表达一下对我司产品的敬意,我的文章没有被你们盾掉!

书到了

    牛津的董桥系列终于到手一部分。开本没有想像中那么大,不过倒更加精致。都是圆脊的精装。纸厚,翻起来很有分量。两面光泽度一样,不反光的。封面做有皮革的纹理,加上四角烫金的花缀,别有一番古朴的风致。贵是贵了点,还是值。

    想起刚上高中那会儿。周末仅有的半天都在不多的几个书店里面转来转去。当时觉得书好多,还真有一点大开眼界的意思。今时想来只能算是少年人的少见多怪了。小区附近的纸老虎算是不小了,上千平的店面,服务也还不错,但是基本上非主流的书都找不到。公司附近的万盛书园倒还凑合,不大不小,重要是主打文史哲。不过那可是时间杀手,呆一天出来会觉得什么也没看到,跟别说记了。

    又说回书的装订。前几天在孔网上被无良卖家所骗,平装的书当精装卖,居然说全彩页的就是精装,亏了还是开书店的,我都替他脸红。大陆的书,即使是学界,也以平装居多。特别是小本的精装少——成本高啊。像手上这样的小三十二开两百来页的要近一百块,实在是贵了点。一百块在香港也就买一只鸡,在北京可以买五只了。

    胡老板有一本大陆版精装的《今朝风日好》(英文是A Fine Day,瞧这中英文的差距)。这个是少数不比港台版差的书,虽然是简体,但是从装订到用纸都很用心。古色古香的鸡血石红硬皮封面,纸也不是廉价品。关键是比起港版价格“公道”。才不到四十大元,还有折扣。大陆每年出个百十来本这种品相的主流书,我们这些书虫也就有救了。同是大陆版的《故事》就差多了,平装,而且是胶装。自己看还凑合。

    其实中国的课本里面应该选一选董桥。不过短期内可能是不可能的了。光他在自家报纸上那些涉及政治的专栏文章就够他几世不得翻身了。我最不理解或者是佩服的是此君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收古董。后来看读书上一个人写他是办报纸的,而且经济头脑真不错。学他不是一日之功,此人驾驭文字的功力的确深厚,基本技巧还是可以学的。比如几乎不用虚词,喜怒哀乐都在字里行间藏着。看看国内的时文,都是一个毛病,就怕别人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过诸如《读书》《南方周末》此类憋了一肚子话又只能旁敲侧击的是另一个极端)。

    深夜是用功的时候,用功睡觉,晚安咯。

从开水灌上吊人想起

奥运过后一度歌舞升平的假象,被这个寒冷冬天的一些事情打破了。先是燃烧瓶的“暴力抗法”,后来有自家屋顶的“自焚”,东北的矿难。结果果然是“暴力抗法”被“绳之于法”,还有CCAV从矿难中挖掘出多少感人的故事可歌可泣啊,估计再有几次矿难就该泣不成声了。

听父亲讲,59年的时候,他刚三,四岁。隔壁的本家邻居是丧夫在家招婿。那男人也就三十多岁正壮年,饿的实在不行了,用裹头的白布挂在屋旁的歪脖子桑树上,爬了半天没有爬上去,脚搭在地上吊死的。父亲那时候不怎么懂事,也就是看着。后来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不过家人还是慌忙弄下来“抢救”,也就是用开水灌,估计是活的也都灌死了。我震惊于这种愚昧的方式。问为什么会这样。父亲说以前穷人家都是文盲,没读过书,守着几亩薄地有时候糊口都不够。我又问为什么他选择上吊都不反抗?父亲说,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道理讲,枪毙人都是不需要什么审判的,大家也都怕。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都支持我读书的原因。

一直都很困惑,从陈胜吴广开始,哪朝哪代都有反抗,改朝换代完了又是一个轮回。两千年前还有百家争鸣,两千年后是万马齐喑。究竟是我们的制度不行,还是人不行,还是文化不行。很多时候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真的有点类似上吊都腿软的那个人。

唯一始终无条件支持的是要能吃饱饭,能读书。发展经济是第一位的,太穷了一切都无从谈起。